影院經理揭秘:損壞銀幕賠1萬5 真不貴
2021年06月14日08:53

  原標題:影院經理揭秘:損壞銀幕賠1萬5,真不貴丨調查

  近日,國內發生兩起孩子損害影院銀幕的事件。2021年5月1日,東莞市塘廈鎮某影城,一名小孩在該影城的IMAX巨幕影屏前拍打並踢了五腳,導致銀幕損壞。影城已經向東莞警方報案,表示該巨幕基本上無法修補,只能整塊幕布都換掉,目前警方也正在尋找當事人。雖然該影城員工並沒有透露這塊巨幕價格,但據業內人士表示,今年3月某地曾更換了一塊與東莞影院受損銀幕差不多尺寸的進口IMAX巨幕,造價加上運輸費用,價格在四五十萬元左右,但這還不算人工以及更換銀幕帶來的停工損失。

平安東莞微博。圖片來自網絡
平安東莞微博。圖片來自網絡

  5月29日晚,洛陽一男孩在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七號廳觀影中途走到銀幕前,持續拍打按壓銀幕,使銀幕受損。6月2日,影院要求孩子家長賠付1.5萬元,家長以:“影院未提醒顧客銀幕不可觸摸及拍打,孩子身心受到了影響”為由,拒絕賠償。雙方協商不成,決定走法律途徑解決。

  新京報記者近日電話聯繫到了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的經理袁鵬,他表示:“目前已經走訴訟程序,不方便接受採訪”。一塊銀幕索賠1.5萬元,到底貴不貴?孩子損壞銀幕,責任在誰?如何避免影院硬件設備受損?帶著這幾個問題,新京報記者又採訪了多位北京影院經理和業內人士,聊了聊銀幕的價格和維護,並共同探討了如何讓觀眾文明觀影。

  事件回放:

  5月29日,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,一名小男孩持續拍打影廳銀幕長達30分鍾,直到工作人員抱住孩子製止拍打行為時,家長才出現。影院經理說,銀幕沒有辦法修復,只能換新的,但孩子家長認為影院沒有一對一告知銀幕不可觸碰,應負有較大責任。針對家長的看法,影院經理表示銀幕下方有提醒,並且他們沒有那麼多人力物力去一對一告知。事情曝光後,一位自稱孩子伯伯的人,曾專門打來電話,表示可以賠償一部分息事寧人,但賠償全部是不可能的,同時還說孩子現在被嚇得有心理陰影了,事後雙方約定再次協商,但並沒有達成一致意見。

  1.5萬賠付貴嗎?

  各影院經理:這已經是減價了

  新京報記者走訪了北京幾家影院,幾家影院經理均表示,洛陽那家影院要的賠付已經很低了,價格很合理。北京保利影城天安門店經理李旭說:“這個報價很便宜了,像我們影院一二百座常規廳的銀幕都得兩三萬元左右,小一點兒的廳也得1萬多元,如果是巨幕廳或者是IMAX影廳,一張銀幕都得是十幾萬元甚至二三十萬元的價格”。

  北京朝陽區一家影院的孫經理算了筆賬,在北京開一家影院,一個廳的總造價,算上銀幕、機器之類的差不多得80多萬元,但機器也不一定比銀幕貴,因為機器設備可以用二手的。對於洛陽那家影院損壞的銀幕,她沒法給出具體價格,因為要考慮銀幕品牌、尺寸大小等因素,但是1.5萬元的賠付在她看來,真的不多,“已經給他減價了,銀幕是比他們想像的要貴得多。”

觀眾在影院舒服地觀影同時,請做到文明觀影。
觀眾在影院舒服地觀影同時,請做到文明觀影。

  接受採訪時,觀華國際影城經理鄧江奇說,像這種小廳的銀幕,正常的話,價錢在兩三萬元左右,“這個價錢基本都是透明的,你說你家是什麼牌子的,在網上就能搜出來,報高了內行人一看就知道。”

  ——調查與科普——

  銀幕知識點:從白牆、白布到金屬幕

  銀幕,是影院放映設施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在確保放映畫面的亮度、清晰度、對比度、色彩還原等方面起著最重要作用。

  最早的電影放映,並沒有專門的銀幕,就是簡單地把放映機對準一面白牆,觀眾就能看到投射的影像了,後來出現了白布作為投射影像的載體,也就是大家說的“白幕”。再後來,人們對電影影像要求越來越高(白幕的清晰度與色彩還原度等參數不能達到理想要求),經過改良後就到了如今的金屬幕,這也是現今電影院普遍使用的,不同銀幕的亮度、清晰度、色溫差會有不同,再細分還有浸反射銀幕、數字銀幕等類別。而影院銀幕製作,特別是巨幕有著極高的技術和工藝要求。

  目前市面上的大部分電影銀幕,如果受到損壞,是無法修復的。北京朝陽區某影院孫經理解釋到,銀幕上面有一層金屬粉,用手觸碰或者拍到會導致金屬粉脫落,加速金屬粉的氧化,從而損壞屏幕。並且銀幕是一個整體,既不能局部修復,也不能局部替換,一旦被損壞,只能整塊幕都換掉。被損壞的銀幕部分,在放映的時候就會非常明顯,顏色和別的地方不一樣。“你去影廳仔細看的話,會發現有些銀幕下面或者側邊會有一點陰影,就是在安裝銀幕的時候不小心觸摸到的,很多銀幕做得要比正常畫幅大一點,就是為了把銀幕邊留出來一塊”。

  在廣東開設電影設備廠的李成進一步解釋,在影院里,除了特殊廳,普通廳的銀幕並沒有太大的區別,好銀幕的主要用處是提升觀感增益,讓放映機的放映畫面清晰度更清晰,讓亮度更高;而放映系統的主要造價還是來源於用什麼放映機和播映設備,有些放映機的價格甚至達到一兩百萬。雖然銀幕沒有放映機貴,但銀幕卻是電影院里最需要保護的地方。李成特意提道:“銀幕上有金屬粉,其實小朋友觸摸到這種粉末不是很健康,所以不建議他們觸摸;也有小孩或個別觀眾出於好奇,會隨意觸摸銀幕,這樣很容易留下手印和汙漬,尤其是金屬幕會留下明顯的痕跡;有些觀眾甚至會將飲料或其他液體潑灑在銀幕上,這也嚴重影響畫面的質量,就如最近兩次孩子破壞銀幕的事例,其實也是影院常遇到的頭疼事情,要知道銀幕屬於一次性投資,而這個事件對於廣大觀眾來說,也算是一次對文明觀影的重要警示與倡導。”

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影院採用的是金屬銀幕。
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影院採用的是金屬銀幕。

  銀幕價格按平方米計算,大部分無法修復

  從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的監控視頻中可以看出,一名男童在銀幕前用手觸摸、按壓、拍打銀幕,甚至用身體倚靠,以致銀幕中間底部一米處出現明顯的凹陷褶皺痕跡。李旭說,如果損壞的銀幕還繼續放映影片,損壞的部分非常影響整個電影效果,觀眾肯定不會買賬,要求退票,“壞一點兒,整張銀幕都是要換的。按影廳尺寸訂做,整張出廠”。

  但也有例外。孫經理說,像有些LED銀幕,是一塊一塊拚接在一起的,哪塊壞了可以單獨拿下來,換新的,“雖然它整塊銀幕的造價非常高,但它好就好在,壞了一塊可以單獨修復。”

  據瞭解,中國影院的銀幕基本上都是由蕪湖影星銀幕公司生產的。記者向該公司的技術員瞭解到,如今國產影廳的銀幕造價是按照平方米來計算,普通銀幕的造價實際上是根據銀幕面積波動,普通銀幕的平均價格在200元至300元每平方米,全國範圍來看,均攤大小銀幕的平均造價是每平方米350元至400元。每塊銀幕造價因為大小差異價格懸殊。小廳一般1萬元至2萬元不等,中大廳3萬元至6萬元,巨幕一般都在10萬元至20萬元左右,巨幕IMAX銀幕幾乎全是進口的,算上運費安裝基本上維持在40萬元左右。從事多年院線工作的經理李玉霖告訴記者,以前銀幕的價格還要貴一些,但在銀幕數日益增加的今天,銀幕的價格已經降低到中等偏下的水平(大幅度地生產還有可能價格更低)。

合理保護銀幕是影院的重點工作。
合理保護銀幕是影院的重點工作。

  對於兩起孩子破壞銀幕的事件,大多數院線經理與從事銀幕製作工作的人是非常痛心的,他們希望能夠借此事件,能讓觀眾重視共建文明的觀影環境的重要性。李玉霖說,銀幕無論是被劃傷還是被撞致使凹陷,一段時間內它有伸縮性,少數情況面對小幅度的損傷可以經過長時間伸縮恢復,但大多數隻要被砸了,就沒有辦法經過修復。“因為銀幕本身是被拉伸的,拉伸後整體形態是繃直的、很平的,若是在崩得緊緊的情況下,一經撞擊就會導致畫面變形,這是沒有辦法維修和維護的。”

  影星銀幕公司的工作人員高博介紹說,合理保護銀幕是影院的重點工作,優質銀幕的正常使用期建議為五年,同時參考銀幕增益降低到原數值的70%時,便建議更換。銀幕在使用過程中防塵、防黴最為重要,影院必須要安裝好新風系統,也要做好保潔,儘量避免觀眾觸摸、擠壓銀幕,也要防止頂棚滲漏污水。”SFC上影影城影院經理李維遜也讚同銀幕使用是“一次性投資”:“如果銀幕髒了想清洗,以前白幕還可以實現,但過度到金屬幕就難了。曾經有公司嚐試過清洗,一次要幾千元,洗後發現銀幕就花了,一般也不建議嚐試。如果影廳的除塵工作做得好,空氣濾清器經常更換,(比如北京風沙很大,事實上會增加銀幕保養的難度),一塊銀幕用六到八年沒有問題,如果銀幕佈滿了灰塵,將會增益值降低,亮度降低,觀眾的視覺感受就不好,只能換下,並且換下的銀幕是沒有辦法再次使用的。

  銀幕安裝也是技術活,通常單獨收費

  影院要更換銀幕,除了銀幕本身的造價外,還涉及銀幕的運輸費和安裝費。如果銀幕是國產的,運輸費還好些,如果是進口的,運輸費就要很貴了。並且,現在處於疫情時期,如果從國外定製銀幕,週期就拉長了。孫經理所在影院使用的銀幕就是跟國外公司簽的合同,如果銀幕需要更換,那就要進口。

  銀幕的安裝是個技術活,安裝費也是單獨一筆開支。李旭說,普通大小的銀幕,安裝就得一天,大的銀幕得兩三天,好幾個師傅才能給裝上。

  鄧江奇說,銀幕背面基本每隔20公分左右就有一個繩頭,銀幕的安裝是用繩頭一點一點綁在後面的架子上的。“你想把它拆下來都費勁,更不要說綁。”鄧江奇所在的觀華國際影城的銀幕,都是曲面的,“曲面的看著要比直面的效果好,綁繩頭的時候,不能只綁兩頭,不然中間部分就凹不進去,只能間隔一小段距離綁一個繩頭”。

銀幕的安裝是個技術活,安裝費也是單獨一筆開支。
銀幕的安裝是個技術活,安裝費也是單獨一筆開支。

  鄧江奇有過一次安裝銀幕的經曆,當時他們在天水開了一家新店,他和一位安裝師傅去安過一次銀幕,“特別費勁”,十幾米長的銀幕,一點一點去綁繩頭,不能讓銀幕出現任何一個褶皺。繩頭綁得有的緊有的鬆不行,都要綁得一樣。如果有一個繩頭綁得不合適,這一排全拆了,挨個重新綁。

  從早上七八點開始綁,一直到中午,鄧江奇和另一位師傅都沒有綁完,專業的師傅估計一天下來差不多能綁完。“好多影院就為了省安裝費就自己綁,但綁出來的效果不好,最後還得返工”。鄧江奇說,如果銀幕綁得很鬆,銀幕前有重低音音箱,聲音大了,銀幕都會抖動,整個銀幕就像出現波浪一樣。

  銀幕停用導致停業,票房又是一大損失

  “為什麼說洛陽那家影院報的價不高?因為銀幕損壞不能用,在更換新銀幕前,這個廳無法產出票房,對影院又是一大塊損失”。孫經理說,普通的檔期票房損失還小點,如果趕上《復仇者聯盟4》上映的時候,就算一個不到百座的小廳,單天產出票房也得有兩萬元,一塊電影銀幕損壞了,這誰受得了。並且更換銀幕也不是說換馬上就能換的,中間要經過定做、運輸、安裝等流程,至少也得有一週時間,這個廳就相當於一直停業。“包括我們的映前廣告,都是簽了合同的,如果這個廳因為銀幕損壞無法放映,我們怎麼跟甲方解釋,這都是事兒,給影院造成的困擾就很大,我們影城挺慘的。”

  新京報記者電話聯繫了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,詢問關於銀幕被損壞的7號廳,是否正常放映電影。對方工作人員表示,自從5月29日晚銀幕受損之後,7號廳一直處於停業狀態,沒有進行過電影放映。記者又在各售票平台查詢該影院的排片信息,也發現7號廳一直沒有任何排片。至6月11日截稿前,7號廳已經連續停業12天,這也就意味著12天沒有票房收入。

  影院VS觀眾

  高負荷運營但並未將成本轉移到票價

  在洛陽的小孩損壞銀幕事件發酵後,對方家長拒不道歉,甚至也有一些觀眾評論說影院影票價越來越貴,因為影院硬件成本高,所以在票價上進行了轉化,等於為影院買單。記者在採訪院線方時,他們表示如今影院趨於飽和,在充分競爭的情況下是很難在票價上做文章的。

  建造影院成本高,房租永遠是最大成本

  中國銀幕數的日益增加,現在擁有8個廳、9個廳的影院很多,甚至還有一些設置了杜比IMAX等特殊影廳,標準影城最少都要在7個廳以上,以下的就是非標準影城,但現在投資非標影城的人越來越少了。“一個影院的成本很高了”,幾乎所有接受採訪的院線經理都這樣認為,比起以往,現在蓋一家影院無疑需要更高的投入,房租永遠是影院最大的投入,現在房租占到整個影院票房收入的40%到50%都有,1500個座,一年房租1000萬元,在北上廣深等寸土寸金的城市來說非常平常。這也就導致現在不少電影院入不敷出,按照現在的供給情況與票房大盤來說,今年能達到1000萬元票房產出的影院就算是優等生,整個行業在今年是充滿挑戰的。”

房租占影院的投入比例很大。
房租占影院的投入比例很大。

  李維遜跟記者簡單算了這樣一筆賬,以7個廳、8個廳的影院,大概4000平方米到5000平方米,北京的影院,一年房租在三四百萬元,新建的會更高;人力成本也很高,影院會節省人員的開支,10個合同工的人力一年的開支也要在100萬元到130萬元以上。水電費是一大部分,水費少,能耗這邊也要100萬元到120萬元左右,還會有開辦費用、辦公費用在5萬元左右,包括企業的保險等。維修費用全年一個店8萬元錢。還要買氙燈和光時(激光放映機的光時充值,按照小時收費),這一部分的費用在30萬元到40萬元,另外還有培訓費,物料宣傳費,一般的攤銷是八到十年,不過這個也要看經營情況,蓋一家影院如果2000萬元的投資,每年固定的攤銷是200萬元,所以成影院本是相當超級高的,票房分成45%(很大的一部分需要分給片方發行方交專資)。“也就是說你如果沒有2000萬元的收益是很難到盈虧平衡點。其實一年能做到這個程度的影院不是很多家,高收入的影院鳳毛麟角,大多數影院票房很低,如果再沒有好作品的話,確實對於影院來說很難生存。就像一些電影的商業意圖很高,為了轉換為票房收益,不顧質量,其實是對電影院傷害很大,影院永遠都歡迎好作品的。”

  硬件消殺等成本並沒轉移到票價上

  李玉霖說:“今年票價高,讓觀眾感覺到貴,與影院可售座位的體量變少有關,尤其是在春節檔期間形成了供不應求的市場,價格杠杆起到作用,單張票的售價升高,供給和需求不一樣了,等到春節檔以後,價格其實還是下降。“反觀今年全年數據,目前平均票價上升,春節期間的票房含量已經占到了全年的很大一部分,甚至會占單個影院的30%以上,設備投入、銀幕這些投入是固定開支,所以並不是因為影院本身的造價提升了票價。”

  影院現階段要做好疫情防護工作,產生的消毒和人工成本會不會轉移到票價上?新京報記者瞭解到,影院需要遵照防疫要求,每日進行消毒,放映場次的場間間隔增大,排映場次有所降低。公共區域的部分,都要在散場後進行消毒水的投入,這是硬性規定,華誼兄弟影院管理公司總部排片經理唐樂說,每年消毒水等消殺器材的投入都是兩到三萬元,也不能因為節約成本減少這方面的開支,畢竟濃度、消殺次數都有規定。李維遜表示,這部分其實沒有轉化到票價上,“因為票價處於一個充分競爭的環境,影院的數量,在一線、二線、三線城市非常密集,影院銀幕數完全足夠,在充分競爭下,就讓觀眾用腳來投票,誰家設備維護的好、銀幕效果亮度好、誰的服務好,就選誰。大家的硬件設施和標準都達到一定水平的時候,就看誰提供更實惠、提升更高的產品質量,才能在市場生存下去。電影院很難在票價上做文章。一個區域內的票價差不太多,全國的均價還是在35元左右,部分影院票價達到60元、70元可以理解,大概因為拿地成本太高。”

某影廳員工在散場後進行消毒。
某影廳員工在散場後進行消毒。

  個別觀眾的奇葩行為,對影院傷害很大

  新京報記者走訪了十多位院線經理,他們表示破壞座椅、大聲喧嘩、攝屏等不文明的環境情況基本每個影院都會遇到,這些行為對影院傷害很大。從一個影院一年大概接待30萬人到50萬人來說,素質比較高的客人還是佔據絕大多數,但也會存在一些不太良好的觀影行為,包括,每個影院也有分類的垃圾桶,但很少有客人願意去分;飲料倒在地上,有些觀眾甚至在觀影中吃麻辣燙、水果,將影院當成“野餐場地”,李玉霖笑說,幾乎每個影院都找得到被粘了口香糖的座椅。

  被問到最近兩起孩子破壞銀幕的看法,不僅是業內人士,很多普通的觀眾都表達了憤怒。“家長方責備影院沒有提醒,但影院方是沒有條件去做圍欄擋隔銀幕的,因為影院不像動物園和演唱會,從光線,疏散、放映各方面來說都沒有辦法做欄杆。另外,指責說影院的巡查工作沒有做足夠,因為沒有及時巡查到這個情況,現在影院確實沒有辦法給每個廳配備一個人24小時盯著,影院提醒不到位有一定責任,但對於家長來講,更多是他們對這件事的意識。”李維遜說,洛陽這一起破壞銀幕案例,家長在這方面的處理方式也反映出社會上一部分人的看法,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。票房分析師羅天文告訴記者:“家長的這種做法也會給孩子作出不好的教育,不僅僅是一塊銀幕,如果家長都不覺得這個是錯的,對於孩子去破壞公共財物不進行約束,(也說明)這些家長並不具備約束管教孩子的能力,從這件事情上來說,主要還是呼籲家長的社會責任感要加強,對孩子的教育,不僅僅是分數,文明教育還是需要提高一些。”

  廣州一家影院工作人員對記者說,優秀的觀眾占絕大多數,但也有一些奇葩的觀眾,比如:

  就想白看的(不給錢,想混進影廳)

  逛菜市場的(不按場、時間,想看哪場就哪場)

  無理取鬧的(動輒退票,以投訴相威脅)

  作風隨意的(亂坐、吃刺激性食物、接打電話、跟旁人大聲說話、不在乎公共場所的情侶間親密行為)

  好奇動手的(摸碰銀幕、用手遮擋放映窗口)

  毫無素質的(隨地吐痰、霸座、抽菸)

  放任遛娃的(任由孩子在影廳跑來跑去、損壞影院財產)

  “幹這行太受傷了。”北京某影院的清潔員王玉瓊告訴新京報記者,她在這家已經工作了5年,這是她第N次遇上散場時一地的爆米花。“有些客人會臨走的時候會故意把爆米花倒在椅子上,過道上或是其他地方,我們也去問這是為什麼,客人回答說很怕沒吃完的爆米花會被員工拿走回收、進行再次售賣,我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誤會。(對於影院來說)這是萬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。”

  如何解決並防止不文明觀影行為?

  很多人認為影院是公共場所,他們很難有一種愛護的自覺,對於很不不文明的觀影行為,影院該如何倡導文明觀影?

  1。播放文明觀影宣傳片,設孩子娛樂區域

  李旭所在的保利影城,全國直營的影城有七十多家,李旭從業十年來,從沒有聽過有觀眾損壞保利影城銀幕的事情發生。李旭說,保利影業自製了一版在自家院線片頭放映的一分多鍾的宣傳片,內容包括禁止觸摸銀幕、禁止吸煙、請勿攝影攝像、手機靜音、請勿喧嘩、請勿奔跑嬉戲等觀影提示,每部電影放映前都會播放。影院還在銀幕下做了一些“禁止觸摸銀幕”的公示牌。因為保利影城天安門店沒有檢票口,是分廳檢票,重點節假日或者兒童多的場次,工作人員都會重點提示,每個廳在檢票跟巡場的時候都有固定的人,會提示這些相關的觀影須知。

  李旭說,基本一些大的連鎖院線都有自己統一的觀影提示宣傳,可能一些加盟的私人的小影院,缺少這方面的意識。

  鄧江奇遇到過孩子觸摸銀幕的情況,所幸的是,製止的比較及時,對銀幕沒有造成損壞。因為每次觀眾進場的時候,他都會時刻盯著監控視頻,哪一場要進場,哪一場快結束,都要十分瞭解。“比如《哆啦A夢:伴我同行2》要進場了,動畫片肯定小孩多,就提前讓員工提醒家長把小孩看好,千萬不能摸銀幕,完了我們還要在門口專門盯著點,以防孩子一不留神就跑到銀幕前去了。”為了提醒觀眾,他們影院在每塊銀幕的左下角都會貼一張A4紙,上面寫著“禁止觸摸銀幕”。

  洛陽格調電影工廠影院7號廳銀幕下方當時有一個“高壓危險,請勿觸摸”的提示,這個銀幕其實是沒有高壓的,就是為了警示顧客。不過,一般銀幕前都會有一個高音,一個重低音的音箱,地上會有很多線,放映過程中,光線比較暗,如果小孩在銀幕前玩耍,也很容易被絆倒,也挺危險的。

請觀影的家長把小孩看好,千萬不能摸銀幕。
請觀影的家長把小孩看好,千萬不能摸銀幕。

  唐樂透露,很多電影院在商場里,這樣影院就會與地產商戶進行合作,例如,家長觀影時就會把孩子放到娛樂區域玩,影院甚至也做出嚐試,建立一些娛樂角,找一些義工來幫忙教孩子畫畫,學習文明觀影的方式。羅天文提到映前的教育的重要性,據他瞭解,以前影院會把一些觀影須知做成系列短片,比如將爆米花擬人化,做出一些不文明觀影的情況提醒觀眾別這樣做。“以前都放在映前,但現在很多廣告商非常強勢,因為需要收益所以也不允許太多的片頭放在前面,大多數觀眾是很難看到短片提示的,所以對觀影文化的宣傳實際到達率是很低的,這次事件後,這樣的貼片須知應該重新利用,堅持使用。”

  2。勸阻為主,有些電影確實不適合孩子觀看

  在李玉霖看來,影院作為電影的終端,它不算電影行業,似乎更屬於服務行業,“直言不諱可以說服務業受尊重程度是比較低的,會有個別的沒素質客人,遇上不文明行為的時候我們也只能禮貌提醒,增加對具體場次巡查的頻率。”李維遜說,SFC上影影城一直會提供建立影城觀影的觀眾微信群,客人可以在裡面及時提出自己觀影中的意見,“比如有觀眾會跟我們提醒哪個廳有什麼情況,比如看文藝片的時候有人嗑瓜子,或者是有些小孩在影廳里打鬧,我們都會去及時勸阻,我們很感謝這樣的客人。”

  另外,對特殊年齡段的觀眾影院工作人員進行判斷,例如著不適合年齡段的小朋友看電影,在進場的時候我們就會和家長作出判斷,電影小朋友能不能看。“我們以前在一些視頻里也會看到有些廳里,有幾個孩子因看不懂電影后在廳里追逐打鬧,這樣的情況我們會勸家長做選擇,幫你退票,有時間再來使用。”

  3。納入公共場所素質教育,呼籲文明觀影

  李旭說,可以把提倡文明觀影納入到提升公共場所素質教育的概念中。比如,現在垃圾分類的環保理念做得特別好,進入校園、社區去宣傳普及。在一些演出場所、公共汽車、地鐵等場所也都有相關素質文明的行為規範在宣傳。

  “電影局或者文旅局可以牽頭做一個針對影院行業的科普教育,讓它形成一個社會常態,進入到校園,從基礎開始進行培養,大家才有這個意識,就像那位孩子家長說的,大家都不明白這個銀幕很貴,然後她就沒有這個(愛護銀幕)意識。”李旭認為,還是要從根本的教育上來宣傳,讓觀眾進入影廳後,應該遵守哪些規定,最好還是由相關部門牽頭進行宣傳。

  4。家長要正確引導、教育孩子看電影要守則

  孫經理當時看到洛陽男孩損壞銀幕的新聞時,挺驚訝的,“小孩不懂事,但大人應該起到一個引導作用。不能屏攝、不大聲喧嘩、不要踹前面的座椅、不觸摸銀幕,這些都是最基本的觀影禮儀,挺常識的問題”。

  鄧江奇也同意該觀點,其實不管是影院播報,還是銀幕前的提示標語,都已經很清楚了。最主要還是希望家長正確引導,“我們不可能在影院里守著他們看完一場電影,小孩碰了一下銀幕,我們也不能去說人家小孩。碰到這種事情只能自認倒霉了,人家賠付還好,不賠,也不能因為這個事和他們糾纏很久,我們還要做生意”。

文明觀影,要靠大家。
文明觀影,要靠大家。

  5。影院和觀眾相互監督,對不文明行為說不

  李玉霖也提到了目前影院面對硬件被損壞時的困惑,很多孩子處於未成年人階段,很難約束,也很少有健全的法律或條例來保護影院,他希望能夠出台一些章程條例等,能夠對一些觀眾不文明的觀影行為進行適當的懲罰。同時他也希望可以由觀眾和影院相互監督,及時提出各種中肯意見。“其實我們很感激損壞銀幕這件事情被大家重視,因為在影院里發生這類事情,已經不是一次兩次,以前也有比如可樂潑在銀幕上,銀幕被惡意劃傷,影院也只是停留在告知警告的階段,其他的懲戒不太會做,所以真的全靠自覺觀眾,提高對影院的愛護。”

  他舉了一個座位被損壞的例子,因為最大限度利用空間,影院很多座椅是不能拆卸的,一般清洗是用專業吸塵器(一邊噴水一邊清洗),如果有可樂和糖漿就要清洗很久,至少都要半個小時,夏天的話可能還好,冬天的時候一般一個星期都晾不幹,這樣這個座位就停止售賣了,“影院的舒適環境是需要大家一同共建的,以前沒有線上平台,大家覺得影院是一個很暴利盈利的地方,但現狀是這是一個高投入、重資產,且回報週期很慢的行業,觀影是一件很快樂的、很具有儀式感的事情,只有每個觀眾都重視,才能讓電影行業繁榮共生。”

  新京報資深記者滕朝周 慧曉婉

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  更多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