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抗洪家都沒來得及回的村幹部 轉移群眾過程中遇難

2021年07月22日12:14

  原標題:逝者|為抗洪家都沒來得及回的村幹部,轉移群眾過程中落水遇難

  米北村水位最高的時候,51歲的馬新喜正站在鏟車鬥里救助村民,水勢太大,他和老夥計陳長來配合著,一個開鏟車,一個站在車鬥幫忙轉移群眾。

  7月20日下午1點左右,鞏義市米北鎮米北村,洪水裹著一輛小客車從坡上衝了下來,掀翻了鏟車,馬新喜從車鬥摔落,身影幾經沉浮,很快消失在了水中,遺體直到第二天淩晨五點才被發現。

  從接到通知回村防汛,到落水遇難,一天一夜的時間,他都沒有回家看上一眼。

7月20日,馬新喜(後排右三穿深藍色雨衣、拖鞋者)和村幹部們在準備防汛。受訪者供圖
7月20日,馬新喜(後排右三穿深藍色雨衣、拖鞋者)和村幹部們在準備防汛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父親說我防汛沒有責任心,我很慚愧”

  7月19日晚11點,接到村里抗洪防汛的通知,馬新喜連忙從鄭州帶著兒子馬晨光趕回鞏義市米北鎮米北村,到村里時,已經晚上12點了。

  作為村小組組長,馬新喜對村里的事,比自家還上心。夜裡,米北村村委開了防汛會後,馬新喜還沒來得及回家,就開始和其他村幹部們一起排查防汛隱患。

  馬新喜穿著深藍色的連帽雨衣,踩著一雙黑白相間的拖鞋,走過米北村的大街小巷,蹚著水巡查起村子裡的安全措施,“他去排查有隱患的房子,一夜都沒怎麼休息。”兒子馬晨光說,排查時,父親還要勸說住在裡面的村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。

  村幹部們忙活了一夜,雨也下了一整夜,毫不見歇。

  7月20日早上9點,馬新喜和兒子在村委會碰面。見到兒子,馬新喜一頓罵,問他,為什麼昨晚不去防汛。馬晨光還沒來得及解釋自己感冒了頭痛,又被他批評了起來,“父親說我防汛沒有責任心,我很慚愧”。馬晨光回憶。

  早上10點鍾左右,住在米北村的馬蒞苠發現,家裡停電了,外面的水也越來越大,不一會兒就開始往家裡湧,她連忙把院子裡的水往外掃。

  水越掃越多,山上的泥土很快被衝刷下來,和雨水混在一起,堆在米北村的街上,地勢低的地方,水已經漫到了小腿肚上。

馬新喜被評為村里的先鋒模範黨員,圖中正在握手領獎的為馬新喜。受訪者供圖
馬新喜被評為村里的先鋒模範黨員,圖中正在握手領獎的為馬新喜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一個浪,2噸重的鏟車就翻了”

  街上的水越來越湍急,一些村民被困在了路上,

  20日中午11點,馬新喜和兒子在養老中心又碰了面,這時村里已經斷電斷網,父子倆去村里的超市買來一桶泡麵,匆匆扒了兩口,馬新喜又去街上幫忙了。

  村民陳長來開來了自家的鏟車,馬新喜站在車鬥里,兩人從村委會旁的操場往街上開去,幫忙轉運困在水裡的村民。

  水是突然漲起來的。村民吳鳳梅有一間臨街的農資店,街上的水沒過小腿肚時,她正在把化肥和種子搬到二樓。從樓上下來的一兩分鍾時間里,原本只是下面浸濕的七八十袋化肥,一下子都被水衝得漂了起來,“一樓已經被淹完了,水得到胸口。”

  吳鳳梅家的地基就有一米多高,她推算,水位最高時,能有將近3米。

  一切都來得太快了。陳長來回憶,當時,身後的水突然漲了起來,洪水捲著一輛小客車傾瀉而來,“一個浪,2噸重的鏟車就翻了。”馬新喜從車鬥里摔落,被捲入水中。

  鏟車朝右側翻時,陳長來被水衝到車門上面,他死死抱住輪胎,跟著鏟車一起被衝到了十幾米外的路邊。他站在鏟車上,接過村民扔過來的繩子繫在腰上,20分鍾後,繩子斷了,他就抓住電線支撐著,再後來,鏟車也被衝走了,有人給他遞去一個2米長的竹梯,村民站在房頂上扶穩梯子,陳長來一點一點爬了上去。

  在水中被困2個多小時後,陳長來終於獲救,他一下子癱坐在村民家的曬台上。“都想放棄了,大家都給我幫忙,才撿回一條命。”

  可是他卻沒有找到搭檔馬新喜。

7月20日下午1點左右,水位漲起來時,地勢最高的米北村村委會一層已經全部被淹,水位快要漫過車頂。受訪者供圖
7月20日下午1點左右,水位漲起來時,地勢最高的米北村村委會一層已經全部被淹,水位快要漫過車頂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一天一夜,都沒有回家看過一眼”

  7月20日下午1點左右,馬新喜落水失蹤。

  兒子還在找他。馬晨光說,水突然漲起來的時候,村民們都沒預想到,他看到村委大院一樓停著的轎車,已經快被積水淹沒車頂,“我們通訊中斷了,村里沒有信號,電話打不出去,短信也收不到。”

  馬晨光一直聯繫不上父親,就出門尋找。晚上10點左右,雨開始小了起來,獲救的陳長來剛剛緩過勁兒,趕緊和馬晨光一起,出去找老夥計。村書記也發動村里的幹部和村民一共十幾個人,沿著河道打著手電尋人。

  21日淩晨5點,在距離翻車地約400米外的地方,找到了馬新喜的遺體。

馬新喜生前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馬新喜生前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米北村第一書記馬垣仁告訴新京報記者,馬新喜是黨員,還是村小組組長,平時村里有事兒,他總是最積極,沒想到倒在了抗洪一線上。

  吳鳳梅記得,馬新喜是個熱心腸,做得一手好菜,是村里公認的大廚,誰家有喜事兒,準要請他幫忙,做菜,招呼鄉親,樣樣麻利,“他做的菜都特別棒,村里九月九和端午的時候舉行活動,他都積極參加。”

  馬晨光告訴新京報記者,父親今年51歲,平時在鄭州的一家化工廠工作。每天8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里,馬新喜總是開著廠里的叉車,來回搬運貨物,救人那天,他依舊如此忙碌。“一天一夜,都沒有回家看過一眼。”

  想起當天的情景,陳長來指著鏟車倒下的位置,哭了起來,“以後再也吃不到老夥計做的飯了。”

 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

  • 關鍵字
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  更多瀏覽